精品文物展示,講好文物的故事

發布時間: 2019-12-27 11:51:58

  • 1、唐摩羯戲珠紋金花銀盤

    內蒙古博物院藏

    銀盤由銀片錘揲、鏨刻而成。敞口,圓唇,淺腹,折沿呈六曲花瓣形,平底,盤沿下有一道寬4毫米的溝槽。盤心為火焰狀寶珠,首尾相對的一對摩羯環繞寶珠,鰭、尾、鱗甲鏨刻精細,眼睛圓凸,上唇翹卷,利牙卷舌;外圍散點平鏨6組雙聯式團花;寬沿每一花瓣各鏨一組浮雕的團花,分別為闊葉折枝扁團花和雙聯式團花相間。所有圖案紋樣均鎏金。 該盤與唐德宗貞元年間(公元785-805年)進奉的鹿紋銀盤同出,其形制、尺寸基本相同,花卉紋式布局也相似,可以認為同是中唐時期的器物。 唐代金銀器以金花銀器最具特色。唐代文獻中有“金花銀盤”之說,即在銀器上作鎏金紋飾,時稱“金鍍”、“金涂”、“鍍金”、“金花”等。此件金花銀盤質地素凈,紋飾布局有致,鎏金的黃色與盤身的銀色質地形成強烈對比,金屬光澤交相輝映,獨具藝術情趣。

  • 2、元“小宋自造”鈞窯香爐

    內蒙古博物院藏

    通體施天青色釉,口沿至肩部附長方形豎耳,下承3獸形足,足尖刻出3條爪痕。龍形耳飾連接于頸腹之間。頸部堆貼3只麒麟,腹部飾浮雕鋪首銜環紋,中間正面凸起一方形澀胎題記,其上刻“巳酉年九月十五小宋自造香爐一個”15字楷書銘文,其中“巳”字按天干地支紀年應為“已”字,經文博專家考證,“已酉年”為元武宗至大二年(1309年)。

  • 3、唐鎏金猞猁紋銀盤

    內蒙古博物院藏

    猞猁紋金花銀盤,盤底內凹,錘揲出一只浮雕狀的猞猁,兩角豎立,低頭垂尾,張牙舞爪,作欲撲狀,神態威武。口沿和獸紋皆鎏金。 猞猁是一種猛獸,奔跑迅速,兇猛異常。將猛獸作為中心圖案,周圍留白的裝飾手法常見于西亞、中亞的金銀器中。與該盤同出的還有波斯銀壺、銀幣等,可以推斷,此盤為波斯帝國時期的器物。

  • 4、元“至元”款銅火銃

    內蒙古博物院藏

    圓筒長管形。銃身從口至尾鑄有5道箍,并刻有文字:“至元元年天字壹佰壹拾伍號”。藥室為扁長橢圓形,后部有一圓形藥捻孔,尾銎末端直徑稍大于前部。 “至元元年”指其鑄造年代。“至元”是元代皇帝的年號,元世祖忽必烈與元惠宗妥歡帖睦爾都曾使用過。前 “至元元年”是1264年,后“元至元年”是1335年。若從國家博物館收藏的“至順三年”(1332年)銅火銃,是中國最早的金屬管形火器推斷,其余所見銅火銃基本制于13世紀末至14世紀初。據相關史料記載,元代中后期,火銃開始裝備軍隊,所以這件銅火銃的“至元元年”,應指1335年。 元代銅火銃的發明是元代火器發展的最高成就。它是以金屬鑄造的、以火藥氣體壓力來發射彈丸的管形火器,常見彈丸有鐵彈、鉛彈和石彈等,是中國早期熱兵器的主流。它完成了管形火器由竹火槍向金屬火槍的過渡,將火器發展推向了一個嶄新的歷史時期,并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領先世界水平。同時期歐洲國家的火炮也明顯落后于元代的銅銃炮。

  • 5、元漢白玉螭首

    內蒙古博物院藏

    龍首形,雙鹿角隆起,圓睛外凸,寬鼻,卷唇,露齒,須發滿布,成綹或成卷排列,齊整有序。螭首后部有方槽。是上都建筑遺存的構件。 螭為古代傳說中的神獸,勇猛好險,嘴大到可以吞江吐水,因此常用螭首散水、避火險。在中國古代傳統建筑中,螭首是封建禮制建筑等級的象征,兼具實用與裝飾功能,一般是皇家建筑上的專用構件,主要應用為殿階臺基端口轉角處、宮殿門枕石外部、臺基望柱下排水口、殿脊等處。 據考古發掘,元代都城遺址建筑中的螭首多采用圓雕瑞獸,更突出統治者的尊貴與權威。

  • 6、元龍泉窯粉青釉劃花纏枝牡丹紋鳳尾尊

    內蒙古博物院藏

    喇叭形口,長頸,下腹內收至底,圈足。通體施粉青釉,頸部滿飾弦紋,腹部刻劃纏枝牡丹花,鳳尾飾仰蓮紋。 龍泉窯位于今浙江龍泉縣,因此得名。又因其宋時屬處州,故亦稱之為處州窯或處窯。它始于魏晉,興于北宋,盛于南宋,而衰于明。 龍泉青瓷的裝飾技法可以分為胎體裝飾和釉色裝飾兩大類。胎體裝飾是指在胎體表面通過刻花、劃花,或者貼塑、露胎等技法來滿足不同造型青瓷的裝飾需要。釉色裝飾是指運用釉料的不同、施釉手法的不同、燒制氣氛的不同等,創造出不同層次的釉色,以獲得不同的意蘊。 進入元代,海外貿易促使龍泉青瓷產量進一步擴大,蒙古文化的融入也為龍泉青瓷注入了新的活力,出現了一批頗具時代特色的精品。一些大件的青瓷作品開始出現。瓷器胎體增厚,釉層由厚變薄,出現了厚胎薄釉的龍泉青瓷產品。由于釉層的變薄,釉色也發生變化,豆青釉取代粉青釉成為了主體釉色。裝飾技法得到了進一步的提升,除了原有的雕、刻、劃、貼、印外,制瓷工匠還創造出了一種龍泉青瓷獨有的露胎技法。 元代龍泉窯的紋飾題材,除沿用傳統的云雷、蓮瓣、萬字、龍鳳、如意、八吉祥、八卦等紋飾內容外,大量的植物和動物題材開始廣泛流行。植物中以花草瓜果為主。動物中多為飛禽走獸,除虎、雞、狗、馬、羊、鹿、鴛鴦、水鴨等,魚、龜也很常見。元代講究“紋必有意,意必吉祥”,寄托了當時人們對于美好生活的祝愿。也反映了當時的審美意趣以及社會觀念。

  • 7、元印金團花圖案夾衫

    內蒙古博物院藏

    對襟直領,廣袖,羅里襯。四經絞羅面料,凸版印金圓形冰裂圖案花紋。衣領前襟鑲有貼邊,為挖花織物條,紗繡蔓草小花。夾衫采用印金手法,裝飾塊狀金花,質地較密,與史料記載的元代“金搭子”接近。 與印金夾衫同時出土的印金衣物有衫、袍、帶、被面等,其中,提花綾上有反書墨書字跡“集寧路達魯花赤總管府”。證明這批絲織品應當與此有關。集寧路為下路,達魯花赤及總管為從三品,據元代《通制條格》、《事林廣記》有關官民服色的記載,職官三品服金答子,命婦四品、五品服金答子。這件夾衫是符合當時規定的。

  • 8、元鈞窯鏤空帶座摩羯耳瓶

    內蒙古博物院藏

    鈞窯燒制,通體施天青色釉,盤口,長頸。頸部對稱摩羯耳,腹部堆貼4個鋪首銜環,瓶座鏤空,瓶底由5個凸起的獸爪組成,爪尖鏤空,整個器形呈五獸馱負寶瓶之狀。 該瓶體量較大,高座,上下部瓶座相接,連為整體,并運用中國傳統雕塑等工藝手段,將摩羯、獸面制成單獨圖案,堆貼于器表。利用流釉裝飾雕花,使其棱角凸起的黃色與流動的藍色渾然一體,從月白色變深至天藍色。紋飾將動物造型與器皿組合,附會美好愿望和祝福。如摩羯作耳,寓意風調雨順、年年有余;獸面作腹,取其鎮宅辟邪、延年益壽之意。 鈞窯瓷器在宋代五大名窯中以“釉具五色,艷麗絕倫”而獨樹一幟。它創造性地燒制出窯變銅紅釉,并由此繁衍出茄皮紫、海棠紅、丁香紫、朱砂紅、玫瑰紫等多種窯變色彩。

  • 9、元孔雀綠地三彩鏤空浮雕龍紋帶蓋獸紐熏爐

    內蒙古博物院藏

    熏爐為熏香器具。 元代熏爐造型絕大多數為三足鼎式。爐蓋上采用的狻猊形象,即為傳說中龍生九子的第五子,形似獅子,好坐喜煙火。狻猊最早可能裝飾于佛座上,隨著佛教在漢代由印度傳入中國的,至南北朝時期已普遍使用,其造型也更符合中國的傳統審美意識。 元代熏爐既承襲古器精髓,又融合當朝審美,運用魚耳、螭耳、獸足以及吉祥物這類仿生造型與主體結合,體現出蒙古民族崇尚自然,追求“天人合一”的審美意趣。

  • 10、唐褐釉劃花盤口穿帶瓶

    內蒙古博物院藏

    該瓶盤口,腹兩側有突起的橋形鈕,橋形鈕之間有槽,用來固定穿帶,圈足上有穿孔,腹部劃有纏枝扇形花葉及聯珠紋。通體施褐釉。 穿帶瓶在9世紀前期已流行,最晚在9世紀,越窯、長沙窯、邢窯、耀州窯、鞏縣窯等窯場均有燒造。器型有扁體、長圓腹、雙魚形,形態多樣。10世紀后,穿帶瓶多發現于北方地區,且以遼境出土的陶瓷穿帶瓶相對集中,其形制也漸趨統一為盤口長頸。10世紀末期之后此類穿帶瓶基本消失。

  • 11、唐黃綠釉鸚鵡形提梁陶壺

    內蒙古博物院藏

    壺體為鸚鵡造型,體態肥壯,呈站立狀,雙爪抓圓形底座。 此壺為盛儲器。壺體采用堆塑、刻畫、壓印等工藝,為唐代壺具精品。該器物的出土地和林格爾縣在唐代曾是單于都護府,與各地交往頻繁,因此具有鮮明的外來文化風格。 唐代器物采用鸚鵡造型與佛教有直接關系。其一,唐代是佛教的黃金時代;其二,鸚鵡聰明能言,與其他動物相比有“佛慧”;其三,印度佛經故事中鸚鵡是佛祖釋迦牟尼的過去身,唐代鸚鵡紋樣的器物便具有了濃郁的佛教色彩。 黃綠釉鸚鵡提梁壺構思巧妙,形象逼真,造型活潑生動,將實用性和藝術性完美結合,具有濃郁的異域色彩。它體現出中國古代工匠的高超工藝和豐富的想象力,再現了經濟發達、國力雄厚、文化繁榮的盛唐氣象。

  • 12、獨貴龍運動簽名

    內蒙古博物院藏

    麻紙,圓形,墨筆蒙文簽寫。此件由3組圓圈組成。外圈為獨貴龍公約:“當此危險之際為了保護各個地區的安全起見我們誠心誠意地聚會絕不違背公約特此保證。”中間圈是以烏力吉吉爾格勒(錫尼喇嘛)為首的140名蒙古族各階層人士簽名;內圈為誓詞:“任何人不得偽造文件,散布謊言或者其他蠻橫的行為。如果發現這類人事,定當懲戒……” 獨貴龍運動是伊克昭盟蒙古族反封建反軍閥的具有鮮明民族特色的特殊斗爭形式。“獨貴”蒙古語“圓環”之意,即參加“獨貴龍”運動的蒙古族各界人士,秘密聚會時圍坐成圓形,會上決定實施的事項或立約簽名等,均以圓形成文。這種形式象征著平等團結,并不易暴露獨貴龍運動的領導者。錫尼喇嘛,獨貴龍運動主要領導人,貧苦牧民家庭出身。1912年,他先后在烏審旗組織12支“獨貴龍”。其成員共同簽名立約,相互監督。因紀律嚴明,多次成功抗擊封建統治者的武裝鎮壓,打擊王公貴族的囂張氣焰,保護牧民賴以生存的土地。此簽名是“獨貴龍”運動早期革命活動的見證,顯示了蒙古族人民同反動勢力斗爭的智慧和勇氣。

  • 13、北京蒙藏學校學生花名冊

    內蒙古博物院藏

    1923年秋,受“五四”運動影響,一批土默特旗蒙古族青年,赴北京蒙藏學校求學。現收藏于內蒙古博物院的“北京蒙藏學校學生花名冊”就記載著其中的多數學生。 花名冊造冊時間為1924年5月,其封面印有“蒙藏學校校長”字樣,該名冊共收錄34名學生,其中政治經濟專科學生有傅汝枚等4名,中學四班有吉雅泰、李裕智、佛鼎、多壽(多松年)、奎璧等16名,中學五班有春和(高布澤博)、云澤(烏蘭夫)、康富成(賈力更)等14名學生。中共北方區黨組織非常關注這批蒙古族學生,自1924年起,李大釗、鄧中夏、趙世炎等深入學校,向他們傳播民主與科學,宣講馬克思列寧主義,把蒙藏學校作為培養少數民族青年的陣地。1924年至1925年,李裕智、多松年、佛鼎、烏蘭夫、奎璧、吉雅泰、趙誠、高布澤博、勇夫、康根成等先后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早期的一批蒙古族共產黨員。 1925年,受中共北方區黨組織派遣,烏蘭夫、奎璧、佛鼎、高布澤博等分別赴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黃埔軍校、蒙古人民共和國學習深造。吉雅泰、李裕智、多松年先后被任命為中共綏遠工委、中共包頭工委、中共察哈爾工委負責人。

  • 14、榮耀先烈士在黃埔軍校使用的棕樹皮木箱

    內蒙古博物院藏

    木箱表面包裹棕樹皮,內有藏文件的夾層。 榮耀先1895年生于土默特旗察素齊鎮,蒙古族,字輝庭,蒙名謙登若憲。1918年,在北京蒙藏學校讀書的榮耀先,受到新文化運動的影響,積極投身各種進步活動中。1919年,榮耀先參加反帝反封建的“五四運動”。192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夏,榮耀先回到土默特旗,動員吉雅泰、李裕智、烏蘭夫、多松年、奎璧等蒙古族青年到蒙藏學校讀書。 1924年5月,中共北方區黨組織選派榮耀先到黃埔軍校學習,被編入軍校第一期第四隊。10月,廣州爆發商團叛亂,榮耀先等黃埔軍校學員參加平叛。11月,榮耀先圓滿完成黃埔軍校第一期學習任務,被分配到“黃埔學生軍第一教導團”某排擔任排長。1925年2月,榮耀先隨隊東征陳炯明,在淡水首戰告捷。6月,軍閥在廣州發動叛亂,榮耀先隨東征部隊回師廣州,經過激戰,廣州又回到黃埔軍人手中。7月,教導團擴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一軍,榮耀先因東征和平定叛亂屢建戰功,被提升為第一軍第三師七團某連連長。 1925年8月,榮耀先受黃埔軍校委派,返回北京,為軍校秘密招收第四期學員。經過嚴格的政治審查和文化考試,蒙藏學校的朱實夫、云繼先、勇夫等蒙古族學生和其他院校的一些同學被錄取。 1926年7月,國民革命軍兵分三路開始北伐,殺向盤踞在兩湖、福建、浙江、江西等地的軍閥部隊。在戰斗中,榮耀先沖鋒陷陣,屢立戰功。1927年2月,他被提升為第六軍突擊團團長。1928年4月11日,榮耀先在徐州茅村戰斗中光榮犧牲。榮耀先英勇善戰的事跡在當時的《黃埔戰報》和《民國日報》均有報道。

  • 15、楊植霖回憶王若飛獄中斗爭的《鐵窗怒吼》手稿

    內蒙古博物院藏

    楊植霖撰寫的《鐵窗怒吼》手稿,正式出版時改稱《王若飛在獄中》,記載了王若飛在國民黨綏遠監獄中堅持斗爭的事跡。 1931年9月,王若飛受共產國際和中共中央派遣回國,擔任中共西北工委書記,指導西北地區農民運動和少數民族工作。11月21日,王若飛在包頭泰安客棧被捕,先被關押在包頭監獄,12月上旬,被押解到歸綏,投入綏遠第一模范監獄。在獄中,王若飛把被關押的共產黨人和革命者團結起來,同敵人進行斗爭。 身陷囹圄的王若飛面對敵人的威逼利誘,威武不屈。他痛斥國民黨蔣介石背叛革命,屠殺革命者和人民的罪行,揭露國民黨當局的腐敗與殘暴,并設法與關押在綏遠第一模范監獄的楊植霖、王建功、楊一帆、蘇謙益等一大批共產黨人取得聯系,領導難友與敵人斗爭。 王若飛十分重視提高難友們的理論水平和思想覺悟,他將手頭上的一些哲學、歷史進步書籍交于獄中的共產黨人和革命者,讓他們秘密傳閱。他十分講究斗爭策略,提醒未暴露身份的同志要注意隱蔽,避免與他直接接觸。同時,利用一切機會在獄中宣傳革命,爭取難友中的窮苦人覺悟并參加革命。 王若飛積極發動和領導難友,展開反對綏遠第一模范監獄黑暗獄政的斗爭,迫使當局答應改善待遇,提高伙食標準,不隨意懲罰犯人。 1936年7月上旬,王若飛被押送到太原,關押在太原陸軍監獄。1937年春,在中共中央和北方局的多方營救下,王若飛被無條件釋放,回到延安。 王若飛在監獄中度過了5年零7個月,在獄中堅持寫作,完成了約20萬字的文章。這些文章給獄中的共產黨員和革命者以教育和鼓勵。

  • 16、多松年烈士在莫斯科中山大學時使用的手表、皮箱

    內蒙古博物院藏

    多松年,蒙古族,1905年出生于內蒙古土默特左旗麻花板村。1923年赴北京蒙藏學校讀書,同年加入社會主義共青團。1924年轉為中國共產黨。1925年春,與奎璧、烏蘭夫共同創辦內蒙古第一個革命刊物《蒙古農民》。同年10月,赴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多松年系統地學習了馬列理論,從紅色蘇聯看到了中國的曙光。這2件藏品是在學習期間使用的用具。 1926年秋多松年回國,擔任中共察哈爾工委書記,負責領導察哈爾一帶的革命斗爭。“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中國共產黨在漢口召開第五次代表大會,多松年參加了這次大會。為盡快傳達黨的精神,多松年會后即返回工委所在地張家口,不幸被奉系軍閥抓捕,多松年在嚴刑拷打下威武不屈,英勇犧牲,年僅22歲。 多松年犧牲后,他的同學、摯友朱實夫在埋葬了烈士后,來到多松年居住的地方——張家口小河沿,仔細地整理了多松年的遺物:從莫斯科帶回的皮箱、懷表、西裝,輾轉回到歸綏。當時白色恐怖籠罩,麻花板又離城較近,風平浪靜后,朱實夫來到多松年家中,將遺物交給其遺孀云蘭蘭女士。云蘭蘭精心保存著多松年的遺物,睹物思人,心中懷念丈夫,侍奉公婆,養育子女,終身未嫁。22年后,新中國成立,李森代表政府慰問云蘭蘭女士。上世紀50 年代內蒙古博物館館長文浩,因與烈士之子賽希是土黙持學校的同學,了解多松年烈士情況后,到其家征集了多松年烈士的遺物,云蘭蘭女士也了卻了一樁心愿。

  • 17、遼灰陶菩薩頭像

    內蒙古博物院藏

    高浮雕作品。菩薩頭戴高花冠,雙目低垂,俯視大地,神態安詳,頗具感染力。 頭像出土于遼代萬部華嚴經塔的塔身部分。該塔位于呼和浩特市東郊太平莊鄉白塔村西,坐落于遼代豐州城遺址西北隅,原屬豐州宣教寺,后寺毀塔存。現第一層塔身南面拱門嵌有匾額一方,篆書“萬部華嚴經塔”,故有此稱。因塔身潔白,當地百姓皆稱之為“白塔”。 白塔建于遼代中晚期,為磚筑8角7層樓閣型,由塔基、塔身、塔檐、塔頂部分組成。雕塑藝術與建筑形體相結合,是白塔構造上的一個重要特點,尤以一、二層塔表的36尊佛教人物造像最為典型。此尊菩薩像的造型可與大同下華嚴寺薄伽教藏殿彩繪泥塑中上體微裸、婉麗動人的脅侍相媲美,兼具唐代塑像豐滿、沉郁的特點,是遼代的藝術杰作。

  • 18、清巴爾虎蒙古部婦女頭飾及胸飾

    內蒙古博物院藏

    頭飾由額箍和發夾組成。額箍前寬后窄,銀質,通體鏨吉祥紋飾,額飾鎏金云紋托珊瑚珠九粒,后簾處裝飾3個龍紋銀制鈴鐺。 發夾在額箍的兩側,以扇形向兩邊展開,形似盤羊角。兩端分別飾法輪魚紋墜飾。兩側扇形發夾分別飾有9個條形鎖團用來固定頭發,其上分別鑲嵌珊瑚、綠松石等寶石。頭飾造型獨特,整套頭飾上的裝飾圖案較多地保留了蒙元時期的特色。 胸飾由釘綴在紫緞短坎肩上的前胸飾、肩飾、背飾組成。前胸飾由鏨吉祥紋飾的正方形和如意頭銀板組合而成。正方形銀飾為佛龕,內裝有佛像。其兩側有環,系橘黃色繩。如意頭飾件下方有3串珊瑚珠流蘇。肩飾為兩塊鏨花嵌寶正方形飾件,分別用兩枚鏨花鎏金銅扣扣在坎肩上。背飾由大、中、小3塊鏨花嵌寶長方形飾件拼接而成。大飾件上有4枚鏨花鎏金銅扣與坎肩后背相連。小飾件下方有五串珊瑚珠流蘇。 巴爾虎是古老的蒙古部,因駐牧于貝加爾湖以東之巴爾古真河一帶而得名。 現在,內蒙古的巴爾虎人主要居住在內蒙古呼倫貝爾市的巴爾虎三旗,在俄羅斯及蒙古國境內也有部分巴爾虎人聚居。 巴爾虎部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創造出了獨具特色的服飾文化。其中盤羊角式頭飾和胸飾最具特色。這類頭飾與當時漠北喀爾喀車臣部和土謝圖汗部婦女頭飾極其相似,“角”狀的裝飾風格起源于中世紀的姑姑冠。對盤羊角的偏愛是因為羊是蒙古人最重要的經濟支柱,是人們生活的重要來源。

  • 19、清銀燒藍簪釵式科爾沁蒙古部婦女頭飾

    內蒙古博物院藏

    為科爾沁部已婚婦女頭飾,由兩條額帶、5支簪釵、1對銀質發筒箍和1對耳環組成。額帶由前向腦后固定。一條額帶在黑布上以嵌珊瑚松石的正方形銀飾件為中心,對稱釘綴刻花紋方形松石、珊瑚珠、蝙蝠形松石。一條額帶以嵌珊瑚刻花紋方形飾件為中心,對稱釘綴串珊瑚珠、刻蝙蝠紋方形松石飾件、蝙蝠形松石飾件,寓意福在眼前。簪釵是一銀燒藍嵌珊瑚橫扁簪,1對銀燒藍嵌珊瑚三角豎簪,1對翡翠珊瑚蜻蜓簪,1對銀燒藍荷花紋托簪,1對銀柄嵌珊瑚龍首步搖。發箍為1對銀質鑲珊瑚發筒。 在佩戴頭飾時,扁簪、豎簪、發箍用來固定頭發,步搖及蜻蜓簪插在頭發的兩側起裝飾作用,兩耳各飾3支耳鉗(墜)。 科爾沁部落未出嫁的姑娘不允許分發,只梳單辮,不帶頭飾。只有已婚婦女才佩戴頭飾,主要由額帶“塔圖爾”、簪釵“哈塔胡爾”、耳環“額木格穗赫”“保勒塔”(皮套)、發筒箍(筒子)等組成。 科爾沁是最早歸附后金和最早與后金聯姻的部落,深受滿族文化影響,在蒙古各部落中科爾沁部頭飾采用了簪釵式結構,其耳環也效仿了滿族婦女一耳戴三鉗的習俗。額帶中鑲嵌的蝙蝠形飾件、蜻蜓形簪、龍首步搖等均是漢族常用的吉祥紋樣。

  • 20、清鑲珊瑚龍紋銀手鐲

    內蒙古博物院藏

    手鐲環面的三分之二為凹槽面,其上嵌珊瑚珠14顆,每顆珊瑚珠間飾一雙面蓮花托。手鐲兩端飾立體浮雕龍首,間飾一顆珊瑚珠,做工精細,美觀大方。 手鐲,亦稱“釧”、“手環”,是一種戴在手腕部位的環形裝飾物。手鐲也是蒙古族傳統的佩飾之一,女人一般佩戴1只或1對手鐲,佩戴1對手鐲時,兩手各戴1只或1手戴1對。男士只戴1只手鐲。蒙古族使用的手鐲主要有骨、玉石、金屬(金、銀、銅)、瑪瑙、琥珀等材質,其中銀手鐲最多。 蒙古民族的傳統手鐲在接受中原文化和周邊民族文化的基礎上,形成了獨特的風格。在材料的選擇上,多用金、銀、石等較硬質地材料,因為“結實”的飾物,更適合游牧生活。在外觀設計上,多采用素面、雕刻、嵌寶等幾種。在紋飾題材上,多選用花草樹木和各種動物紋樣,兼具草原游牧文化與中原傳統文化因素。

 

地址: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城區新華東街27號

咨詢電話:0471-4614000

預約電話:0471-4614333

蒙ICP備10002526號-1 Copyright© 內蒙古博物院  All Rights Reserved (2013-2015)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鄭重聲明:內蒙古博物院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曾道免费资料十码中特